電影《吹哨人》里的雷佳音與湯唯 “突圍”難言成功
2019年12月11日 10:00  來源:文匯報  宋體

  因題材新穎曾被寄予厚望,本可憑借踏實講述取勝,卻被過度商業包裝拖累

  《吹哨人》里的雷佳音與湯唯,“突圍”難言成功

  ■本報首席記者 王彥

  由薛曉路執導,湯唯和雷佳音主演的影片《吹哨人》日前上映。在院線里接受觀眾檢閱四天后,用“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來形容,似乎并不為過。目前,該片網絡評分剛邁過及格線,票房不足4000萬元。

  正式揭面前,《吹哨人》有許多值得期待之處。這是首部聚焦內部監督、內部知情人舉報題材的國產片。從開拍到上映,影片恰好跨越了國內“吹哨人”制度的醞釀到建立過程,現實意義頗為可貴。這也是一部主創們紛紛撕掉標簽的作品。擅長情感戲的薛曉路從兩性世界邁向更大的平臺,試圖在維護社會正義與打擊經濟犯罪的話題上交出一份全新作業;總能將中年男性演得惹人共情的雷佳音拋開了詼諧臉,化身道德有瑕疵但在家國大義前不失底線的爭議人物;還有文藝范兒十足的湯唯也甩開過往癡情人的經驗,在新片里飾演“心機前任”。

  從題材到編導演,集體脫離舒適區的創作初衷可圈可點。但口碑與市場似乎都在佐證,觀眾對這次“突圍”并不滿意。網上有條評論獲得了高票點贊:“男女主角越是‘飛檐走壁’身手了得,觀眾便越看越無趣!北究蓱{踏實的講述取勝,可惜過度花哨的商業包裝掩蓋了故事本身。

  電影照見現實,“吹哨人”的突破之聲值得尊重

  《吹哨人》由中國和澳大利亞合拍。雷佳音飾演的馬珂是名在澳工作的中國人,一次公司接待任務把湯唯所飾演的前女友周雯重新帶到他面前。一樁飛機意外后,兩人發現非洲的某次地震災害與馬珂公司開發天然氣的技術漏洞有關,且該技術將繼續投放。為避免悲劇再次發生,他們共赴非洲調查事件真相,并在克服重重險阻后獲得關鍵證據,毅然成為“吹哨人”——在有關部門和企業中發現弊端、揭露真相的人。

  在世界范圍內,“吹哨人”的概念不算新鮮。無論是上世紀70年代的“水門事件”還是2013年的“棱鏡門”事件,“吹哨人”都發揮了從內部發出警示的作用。但這一概念對國產片觀眾而言則是略微陌生的,它還一度被誤解為體育題材。

  由此,該片的創作及上映背景值得一提。影片早在兩年前就有了初步構想,薛曉路從社會新聞中得到靈感,想為那些在意外發生前“從內部吹響預警信號”之人寫部作品。彼時,雖說一些公共事件中確有企業內部人員為了良知與公義挺身而出吹響預警的“哨聲”,但“吹哨人”未曾擁有正式“名分”。今年9月,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強和規范事中事后監管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建立“吹哨人”、內部舉報人等制度,對舉報嚴重違法違規行為和重大風險隱患的有功人員予以重獎和嚴格保護。僅僅兩個多月后,《吹哨人》應聲上映。影評人安哲認為:“在大眾尚未全面認知和理解這一人群時,電影照見了現實,作為院線電影能前瞻性地加以聚焦,顯得尤為可貴!

  事實上,類似創作在近年的國產片中已漸成氣候。從打拐題材的《親愛的》到事關醫藥領域的《我不是藥神》,再到不久前熱映的《少年的你》,中國電影聚焦現實的創作態度,一次次獲得專家好評、觀眾垂青。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尹鴻評價,創作者從社會責任感出發,總是值得尊重的。

  類型元素固然“好看”,但好故事永遠應當前置

  可以說,《吹哨人》因題材特殊曾被寄予了厚望,上映后就因為浪費了良才而叫人難掩失望之情。歸根結底,過度的商業包裝掩蓋了故事本體。

  經不完全統計,139分鐘片長里,導演塞入了各種類型元素:愛情、跑酷、跳鐵軌、鉆火車、荒野逃生、戈壁飛車、高樓跳窗、連環爆炸、鬧市槍戰等。不難揣摩主創意圖,無非想為嚴肅的話題增添一抹類型化的亮色,讓故事在發人思考之余也能富有商業類型片的娛樂功能?蛇^猶不及,當平庸的馬珂與嬌生慣養的周雯毫無鋪墊地踏上逃亡之路,兩人以特工般的矯健身手從墨爾本街頭到非洲礦區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時,故事的現實意義一層層被視覺刺激所消解,一部為良知發聲的影片終究成了流水線上的公路逃亡電影。

  其實,故事的本體已為人性作出極大的拆解可能。對馬珂來說,有著情與法、道德與良知的多重拷問。昔日女友的重現打破了他的規律生活,于是——一邊是為人夫為人父的道德準繩,一邊是周雯被追殺而不得不施以援手的人之常情;一邊意圖掩蓋個人生活失范的事實,一邊又必須為了幾百萬人的生命挺身而出吹響“哨聲”。于周雯,愛情與面包、良知與優渥的生活條件之間,同樣可以是一出好戲。遺憾的是,一味追求“好看”,一路夾帶懸疑、愛情、動作等類型元素,導演到底是拋開了“吹哨人”的核心矛盾,讓一個可深挖的故事淪為類型大雜燴。

  同樣呈現人心的復雜,現實主義國產片做過不少優秀的示范!队H愛的》里,陳可辛用一場“慶祝宴”端出各人心事。孩子失而復得的家庭與仍在苦苦尋覓的中年男子,熱烈與冷清兩廂對比,不靠任何類型元素的加成,觀眾已能捕捉到人物間巨大的情感落差。再看《我不是藥神》,影片雖有輕喜劇的元素,但前半段所有的插科打諢,都是在為后半段人物內心的沖突和憂傷埋下伏筆,最終觸發觀眾共鳴的,還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正如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饒曙光所說,好故事永遠在電影里擁有優先級。

編輯:王曉東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四川熊猫麻将电脑版 真实微信股票交流群 开元棋牌游戏下载地址 中国十大配资公司平台官网 互联网金融行业赚钱 山西太行麻将一门牌 精准平码三中三公开 516棋牌游戏完整版官网 nba虎扑新闻 通过网络赚钱的方法